Friday, February 28, 2014

話說......

3 【意見發表按此】

距離上一篇文章,竟然已經過了1877天。這青春歲月也消失得太快了吧!

五年,飛到老鳥變臭鳥;再跳槽變菜鳥。
五年,懷著興奮的心情創業;抱著疲憊的身軀奮鬥。
五年,好友們一個個結婚;娃娃一個個長大。
五年,遇上伴我一生的人;體會世界各個角落的美好。

前陣子加了個老朋友社團,分享日記,加上找到了android版的blogger,這是重新開張的原因 ╮(╯_╰)╭

... Read more.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Wednesday, December 2, 2009

信義星池

4 【意見發表按此】

全新沙發唷!
寬敞的起居室,可以擺得下兩人書桌
主臥室裡的全新標準獨立筒床墊
全新氣壓棒白橡木色掀床架
主臥室採光超好,開窗就可眺望信義區和101大樓唷!
樓上夾層房間,也有全新的獨立筒雙人床墊
浴室有超大檯面的洗手台
降板式浴缸
九成新的廚具和洗脫烘衣機、全新烘碗機、
南方松地板的陽台
... Read more.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Saturday, August 23, 2008

阿菜的制服褲

2 【意見發表按此】

阿菜兩年前覺得,穿著飛行員的制服應該蠻帥的吧!

阿菜前幾天才因為制服在機場出糗。

不是因為那還是老式打折褲,也不是因為35度的大熱天還被逼穿大外套。阿花新的員工就這麼兩件褲子輪流穿, 隨著日子慢慢的磨薄了(偶口袋也沒塞什麼東西,就正常使用咧), 那天一個OCM的阿菜菜對阿菜說:「阿菜教官, 你的褲子好像磨破了吧?好像看的到裡面的顏色喔!」小老闆聽到了也說「哈!原來是磨破啊?我還以為是沾到了什麼別的顏色哩!哈哈哈!」還好阿菜的飛行包是用背的,把背帶放到最長,包包遮在屁股上才走出機場。至於出發的時候有多少空服美眉和旅客看到,阿菜也不敢去想了。
回家的路上,阿菜騎著常常故障的破機車,看著脫了絲的領帶,屁股隱約透著涼意,不知不覺火就上來了,一進門馬上把褲子給扯破啦!反正現在阿花鳥單位的政策要阿菜們拿舊褲子去才能換新褲子,倒沒限制不能拿破褲子去換。
隔天,阿菜拿著破褲子,穿著另一件也蠻薄的舊褲子,拿去換發制服的部門換今年度的新褲子(阿花覺得油那麼貴,當然只有一件囉)。阿菜跟制服部門美眉訴說原委之後,問能不能多拿一件褲子,好歹阿菜之前幹過軍中的補給,知道在這種部門要多生出一件褲子是完全不費吹灰之力的。想不到,萬萬想不到,美眉進房翻了一陣後出來問我,你能不能用買的?當下阿菜實在是非常的囧!阿菜覺得,怎還得要花錢買這種一年就磨破的打折澎澎藍西裝褲!?還是工作用的制服耶!要花錢也是到西門町去做褲子還好些吧!
阿菜靈機一動,想到了個離職員工會遺留褲子的地方,果不其然,順利跟洗衣部姐姐要到了一件尺寸相合,而且也頗新的藍色打折澎澎褲!於是阿菜忘了先前的不快,帶著小小的喜悅回家去!... Read more.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Friday, August 22, 2008

09030KT G40

5 【意見發表按此】

前陣子機身破了個大洞的澳洲航空747客機,迫降在馬尼拉機場,修復中

恆春西南外海有個熱帶性低氣壓,起飛後就覺得蠻意外,台北的風竟然比前兩次颱風臨幸時還要更亂,還好是往北飛去仁川,不用一路上還很麻煩地閃閃躲躲。照往常般享受早晨的雲彩,看看總是飛得更快的波音凝結尾被風吹成整排的捲雲狀細絲,找找航圖沒標出來的海面上小島,很順利地抵達了繁忙的仁川機場。
回台北時阿菜主飛,但進琉球管區前查了一下台北天氣,10030KT G40,這是指100度的風時速30海浬,陣風可達時速40海浬,算一算台北跑道050﹝其實是53度﹞,竟然就在側風的超限邊緣﹝阿花航空側風限制27KT﹞,而且還有風切警告,加上最近一切似乎以省油為最高指導原則,帶的油又特少,萬一發生風切重飛,可能只有十分鐘的時間可以等天氣變好,或是馬上得去搶那只有兩個名額的松山轉降機會﹝至於為什麼只有兩個名額,簡而言之因為松山太小了﹞,不然就沒油啦。老闆考慮一下後說:「我飛的話出了麻煩我擔責任,你飛的話兩個人都要擔責任,所以還是我飛好了。」真是個好老闆,不但替阿菜著想還幫忙找台階下﹝不若有些人就喜歡直說,這種狀況我根本不敢給你們這些阿菜飛,多練幾年再說唄!然後自己也落的頗為精采,扯遠了......﹞。阿菜一向對能不能主飛不置可否,有機會就多練,沒機會就多觀摩,都不錯。所以阿菜就跟老闆對調了PM和PF的工作,開始跟喜歡呢喃細語的台北航管美眉扯淡了。
阿菜做了下降廣播詞,特別用中英文跟乘客們說下降過程中氣流不穩,請儘早回座繫好安全帶,不料,老天就是不給那麼點面子,從琉球到基隆外海,穩的很,超級穩!讓阿菜有點尷尬到想要故意搖晃一下飛機也至少裝個樣子。下降到一萬呎了,看到南邊有雲蓋過來,不過桃園新竹一帶到是還可以看的到些許陸地。老闆說「這個台北的風切報告總是亂報,根本不算是真正的風切,剛剛最新的ATIS﹝機場的天氣報告﹞是09030KT,沒有Gust了,你想落落看嗎?」阿菜照著一貫的處理方法,反正只要老闆不是在說反話,通通答應就對了。於是,一萬呎一下又變成阿菜主飛,老闆跟航管美眉說話。說時遲那時快,馬上給抖了很大力的一下,很好,阿菜心想,又不是沒飛過颱風天,區區一個才1000毫巴的小熱帶低壓,怕啥?顛了一會兒,繞到機場南邊,對正了05跑道開始最後準備落地的步驟後,「DING!」電腦跳出左邊油箱油料達到低限的警示﹝大約還有50分鐘的油量﹞,雖然這比預料中的時間稍早一點,但照程序處理一下也就算了。這時,突然像是換坐到雲霄飛車上一般,飛機搖晃得無敵HIGH,速度表上隨時都有10Kt的瞬間速度變化,飛機被上下抬起又壓下,右邊來的一陣陣不規律強風也讓阿菜得很努力一直搖那隻操縱桿才能把飛機固定在對準跑道的中心線上。
「1000 feet!」電腦自動報告距離地面高度一千呎。「DING!」電腦又跳出了右邊油箱油料也達到低限的警示,此時無線電傳來「xxxxxx,wind 100 30KT, gust 40KT,wind shear report final 1 miles lost 15KT」聽到塔台美眉跟別的飛機報告新的風向資料,「靠!超限了!」阿菜心想,要不要裝做沒聽到,要是試都沒試就這樣帶著低油量的飛機重飛似乎不太好,看前頭那架復興小飛機都搖搖晃晃地落下去了。
「confirm current wind again? 阿花161」老闆聽到超限的風之後就再問一次。不知道這時是瞬間風又少了十度還是塔台美眉會意過來「wind 090 30KT, maximum 40KT, clear to land runway 05」恩,又沒超限了,那恭敬不如從命,當然繼續最後關鍵的一分鐘,死命盯著跑道中心,一下子三個紅燈,一下子又突然變成四個白燈,瞬間左右移行換位......

飛機落地了,阿菜飛的。

「嘿嘿!你還好吧?」要滑出落地跑道的時候老闆問道。
「ㄜ,還OK啦......」一邊做著after landing item的阿菜這時候才想到,對齁,剛剛那個樣子應該要害怕才對,聲音突然抖了一下。
「要是知道突然變那麼可怕,就不讓你飛了......」老闆吁了一口氣說。
當真不知天高地厚的阿菜心想「阿不就跟模擬機裡面的最大亂流差不多,剛好練到真實情況,不錯不錯!」

半小時後,台北關場。... Read more.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Saturday, May 3, 2008

2008 滇藏行 - 意外的拉薩

0 【意見發表按此】

八一鎮筆直寬敞的大街

三月十四日,抵達了西藏的林芝縣城八一鎮,一個由沿海省份漢人在西藏拉薩以東三百多公里的高原上打造出來的全新大城市。若突然置身於此,只會覺得這是一個內地的普通中型城市,銀行、商店街、網吧、餐館、酒吧、旅館等到處都是,萬萬想不到此處竟是在三千公尺高的西藏地區!

在抵達八一之前,路途上就隱約感覺到了些不同於沿路上世外桃源的不尋常的氣氛,先是一路上見不著任何對向而來的客運車,在通麥等修橋的時候,有輛從拉薩出來的郵車女駕駛跟多吉說:「別進去了,裡面在鬧事,危險,我載你們回芒康吧!」。「我是要上去報仇的!不能回芒康啦!」多吉又找到了另一個說他那永無止境故事的對象。傍晚抵達八一後,問飯館的老闆有沒聽說拉薩那邊的情況,他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真叫人不痛快!﹝後來才知道他是看我們車裡有個藏人阿伯的穿著以為是喇嘛,不敢多說什麼﹞

趕緊從香巴拉的世界回歸現實,先打電話到拉薩的客棧問問情況如何,不料,所有拉薩的電話都不通,這時就感到拉薩真的有異狀,只好去網吧查一查。點了國內新聞網站,想當然是什麼都查不到,連上CNN和BBC,倒是有提到拉薩喇嘛在遊行抗議,紀念抗暴四十九週年的消息,但也找不到什麼有關真正暴動的。路上再問了幾個貨車司機,有些不置可否,有的也勸我別進去,從林芝就直接回家吧。太多的消息都指向拉薩有不安全的狀況,到底要不要繼續前行呢?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想到都折騰了那麼久,到了最後一天又折返豈不是可惜,但若冒險進去,真碰上了暴動或封鎖回不了家那就更慘......。

天亮發車時間到了,兩個鄉下出來賣糌粑愛唱山歌的藏族大姑娘不去了,帶了小孩要去拉薩朝聖的一家人也先不走,還有一對在拉薩八角街做生意的漢人夫婦也打算先留在八一看看情況再說。我這時倒是覺得既來之則安之,當作去看熱鬧唄!真要怎麼樣的時候,反正「打不過,逃!」也就是了。

雲氣變化極快, 背後的雪山也偶爾露出頭來
從八一鎮到墨竹工卡縣這段路,約三百公里路,全都是高級柏油路面,跟芒康地區動輒流掉的土路和通麥排龍地區的超級大坍方路段相比,簡直就是高速公路!配上路旁隨著垂直高度變換的景色,那可是比加州的優勝美地公園有過之無不及。上了車,到墨竹工卡之前只有一個檢查哨,跟川藏線沿路上的一樣,師傅下車登記一下就過了。翻越進拉薩之前的最後一座大山東拉雪山時,仍然是一如其他雪山般的極至美景,而昨日聽說的那些暴動消息,彷彿完全不曾存在似的。

車子開的太順暢,伴隨著連綿不絕的美景,慢慢有點恍神了,突然間一陣煞車,停在只有延著318公路蓋了兩排房子的迷你小鎮。前頭遠處有個崗哨,後方長長地排了一串車子,頓時從仙境又被拉回現實世界來。這次是武警的崗哨,跟平常交通單位的不一樣了,聽前頭師傅說,至少要封個兩三小時。我車上剩下的十來個人倒也沒啥詫異驚慌之色,三三兩兩地走進旁邊的小飯館點菜祭五臟廟先。飯館老闆倒興奮的很,這小鎮大概從來也沒這麼熱鬧過吧,整條川藏公路的車都被卡在這兒了﹝雖然也只有不到30台啦﹞!他開始滔滔不絕說著早上從拉薩出來的車子帶的各種消息。「藏人打漢人咧……!八角街的店家全都沒人敢開門營業……,北京路的哪個銀行被砸……,有個大姑娘被一群藏人拖到暗巷打……,大橋頭的那間最大的超市竟然被放火燒了……。肯定很嚇人的!你們真的要進去喔?我看……。」聽他講得那麼起勁,我沒啥害怕的感覺,反而像是要去看電影一樣!真不曉得這是什麼心態。

大伙兒等著不知何時放行的車陣,也沒人上前去問把關的武警,大約是想也知道問不出個結果吧。反正就是等,這兒的人也都悠哉慣了,啥都沒有,時間最多。抽菸、閒聊、看風景、喝個酒,兩三個小時也沒一會兒就打發掉了。隆隆隆!一陣陣引擎發動聲從前面傳來,「放行啦!上車上車!」。沒料車行速度極慢,原來武警要一車車上來檢查身分。這時我反而慌了,想說做當地的交通工具,那入藏紙也就給他省了,這下要是被武警叫下去刁難豈不麻煩?不料,這些武警拿了我的台胞證,竟然就跟看其他人的身分証一般,完全沒有任何特殊反應看了一眼就放過了。真怪!我還以為台胞在這裡算是稀有動物呢。沒事就好!反倒是白目的多吉,為了要上拉薩報仇,手機沒帶,卡沒帶,身分證沒帶,光是帶了把刀!和滿身的酒氣!這不被叫下去問話也難!還好下去澄清個十來分鐘也就搞定了,說是直接打去丹巴問了鎮上單位,這倒是效率的很啊!

原來這兒是進入拉薩市地界的最後一個小村,前頭再過了達孜之後,突然就感到愈來愈重的肅殺氣氛。原本幾十公里才一個檢查哨,開始變的密集,武警的態度也不若之前的那麼親切「打哪來?來幹麻?」「明知有事還來!幹麻不從林芝就回去!」各個荷槍實彈上車來盤查。多吉早就停止喝酒,酒和刀也藏好了,裝成一副無辜樣說忘了帶身分證,大概是他看起來也像漢人,呼嚨一下就過了。反倒是坐在前頭鄉下來的老伯著實被盤查了好一陣,我想是因為他看起來像喇嘛,剃個小平頭,棗紅色藏裙搭著黃布衫,又不會講漢語。最後我們全車人做保,說他是一路跟我們從雲南,全家人要一起去拜佛的。「拜佛!什麼時候不好拜佛!挑這個時候來!」那背著衝鋒槍的武警惡狠狠的丟下一句話下車去了。什麼啊!四天前從中甸出發時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啊!整個冏……。
車頂堆的老高的行李全都先拿下來

師傅趁著兩個檢查哨間的空檔,把車子停到一邊,對大家宣佈「我們這車最後也不知道能開到哪兒,沒準半路大家就得各自散了,你們就先把車頂的行李拿下來吧,情況不對的話就……」他也不曉得該怎說了,大伙好歹也是四天全都聚在這小空間裡,碰到這種事情也從鄰座的乘客成了共患難的兄弟。


用了200mm望遠端才照到的布達拉宮
沿著拉薩河繼續向西,陸續經過了許多檢查哨,有的是地方交警,有的武警,後來連解放軍的崗哨也出現了。周大哥低聲道「看!前面大橋到了!」。遠處有座橫跨拉薩河的紅色鐵橋,河的北岸不遠也是大山,大山和河之間有座小丘,上頭的金瓦紅白牆小點是……「布達拉宮耶!」我不禁驚呼!四天的漫長旅程,終於到了聖城拉薩!前方的拉薩大橋是由東面進入拉薩市區的唯一道路,車陣當然也是排的落落長。我們這一路排隊等過來的也見怪不怪,只是見到橋上密佈的解放軍,心下到開始有些緊張。
城外車陣排隊受檢
約莫半小時後,我們車子也在詳細的檢查之後終於進了拉薩城。沒料,進城後才是精華所在!什麼叫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就是這裡!暴動過後頭一天的拉薩舊城區!滿街都是拿著槍在巡邏的解放軍,盤查車輛以及民眾的解放軍,坐在路邊吃便當的解放軍,躺在地上累癱睡著了的解放軍。天啊!我真進了戰爭場景嗎!不過還沒聽到任何槍聲什麼的,咱們師傅看情況不妙,就馬上又繞回河邊,走濱河路往太陽島去,否則這種每一百公尺就要被盤查一次的路段,真要撐到最後不出亂子也難。太陽島算是新開發的漢人商業區,沒什麼藏人居住,軍隊也沒聚集在這邊。不過這一出舊城區,就真的無緣見到大昭寺了,那布達拉宮也始終是遠處的一小撮房子,更別提我還想去住在那八角街附近的客棧了。車子非常迂迴地繞到舊城區的西側後,終於進入西區。沒有解放軍和警察,但街上卻是出奇的冷清,應該是最熱鬧的六線道金珠路上,硬是只有五六台車子在跑,酒店的門都是關著,小商店的鐵門也是半掩著,裡頭還營業著。「還好,至少買的到東西吃了!」我心想。

前方出現了人潮聚集地,「西站到啦!」很意外地師傅把全車人都順利帶到了城西的汽車站,算是順利完成了他的任務。這下換我們傷腦筋了。剛剛那對從大理來做生意的夫婦已經在太陽島下車,說是八角街的商店反正開不成,就先找親戚借住去。城裡進不去,我要去哪觀什麼光?河南周大哥要找的的朋友手機訊號也沒了,西雙版納來的劉大哥的邊貿考察看來也是甭提了,整個邊境一定封鎖,更別說多吉還想報仇殺人啦!

汽車站這兒人潮多,因為公家客車全部停止發車,整個車站停車場都擠滿了人和行李,外頭則到處都是在拉客的小客車師傅。「要不要去日喀則玩?那兒很安全的!算你便宜些!」反正往東去不了,往西的客人照跑不誤,果然在中國只要肯拼,是不怕賺不到錢的!不過在車上時我也早下了決定,拉薩玩不成就直接回香港去,在外頭混了15天了,這樣一個人折騰下去可不是辦法!於是,跟要去山南上班的段大哥合包了一輛車,經過機場時就先下車了。

路上見到磕長頭的虔誠藏民
機場在近一百公里外的貢嘎縣,而花了四天車程才抵達的聖城拉薩,竟就這樣驚鴻一瞥,不到一個小時就跟她說再見了。散步在機場外頭的小鎮街道時,心裏頭也覺得好笑,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再怎麼安排妥當,總是有精采的意外狀況發生。翻越了九座大山,八條大河,坳了四天沒洗澡,N天沒睡好,到了拉薩,一小時快閃!

很神奇的世界!同樣是在世界屋脊的拉薩,有人搭了飛機,三個小時到達,有的磕等身長頭,花了一年多才到的了。我從雲南出發,僅僅花了四天。每個人都懷著不同的心情前往,管你想看壯麗風景的,感受藏傳文化的,誠心禮佛的,走馬看花的,為了說一句我去過拉薩的……,這會兒全都進不了城啦!
... Read more.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無題

2 【意見發表按此】

碰上了一件很妙的事情
都沒什麼時間可以沉澱心情寫東西......
法蘭克福突然靈光一現的小問題
台北咖啡店
三次黎明
兩份火鍋
一個擁抱
明天會在曼谷
這真是太神奇了!珍妮佛~~~

完全是不知所云......... Read more.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Monday, April 28, 2008

逋逋掛了~~~

0 【意見發表按此】

前幾天他就唉的特別大聲
今天到民權敦化路口的時候就不動了
推到機場加油站幫他加滿油
疑,才120就加滿了......
完蛋,並不是沒油
他就這樣掛點在路邊了 orz...

不過這次心情一點也沒變差
嘿嘿~~~~
然後又去吃麻辣火鍋

偶明天會去救他低~~~~... Read more.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Friday, April 25, 2008

2008 滇藏行 - 獨行與同遊

1 【意見發表按此】

路上認識了從桂林來的凱西,大四女生一個人,已經從廣西貴州到雲南旅行了一個多月,隨處都可以找人攀談、搭便車、借宿,標準的驢客一隻,之後還不知道要繼續往四川還西藏走,還要流浪多久也是未定。看到她努力背著大背包爬上進雨崩的陡峭山坡,我不禁也想到當時自己也是差不多的模樣走上黃山,硬是不願意做那纜車,憑著就是那股傻勁與莫名的堅持。驢客,還真是個貼切的辭彙啊!

小畢的假期要結束了,原本的安排是從雨崩出來之後,在雲南德欽縣城分道揚鑣。他坐車回中甸再搭機回家,我繼續搭車往西藏芒康方向進去。

不過,旅程是會隨著心情而隨時改變的。

我只能說,一股極為強烈的孤獨恐懼症就在那時候發作。原本對於一人獨行進西藏的期待,頓時消失無蹤!想到要一個人繼續走那連班車有沒有發都不知道的滇藏線,一站一站找進去,那種未知的新鮮感突然通通變成煩燥和恐懼!

我不想繼續走了!

以往總是很期待著一個人的旅行,但自從換了這份工作後,每個月總有兩三次獨自在外地的旅程。説來挺自由,愛去哪就去哪,還可以徹底把那幾個點給玩透透!但後來慢慢感覺到,再怎麼樣有趣的事物,也得要有人分享才更加有意思。這也是為什麼去了曼谷那麼多次,絕大多數的名勝依然沒去,每每直奔夜店。泰國人很友善,對陌生人經常都可以很自然地聊天跳舞。若不想要整天獨處,除了點餐之外沒有什麼對談的機會,那當然就是去夜店玩。倒也不見得是要找個艷遇什麼的,只是想講講話,分享一下彼此沒有戒心的笑容,那也就很夠了。

於是便放棄了原本的行程,在德欽與小畢搭了車一同回到中甸,住進另一家在古鎮入口附近的青稞旅館。這是一家裝潢非常有特色的小客棧,整間店裡裡外外都是彩色塗鴉,裝飾著一些別出心裁的手工小東西,像是從一樓牽到二樓的繩索門鈴,用寶特瓶做成的水風鈴,小白的窩,別緻的彩色小庭院等等。房間不錯,老闆和阿姨也都很熱心,這裏有家的感覺。
也還好是這間客棧住起來蠻舒服的,讓我在最後一晚打消了跟小畢一起回台北的念頭。心裡想,反正回了台北,還剩下十天的假,多半也是一個人摸摸混混就給耗掉了,那乾脆就在中甸住一會,好好地在這兒晃蕩個幾天也無妨。

終究還是踏上了獨行之路。

不過走法已經跟原本預定的相差十萬八千里了。原本要滇藏線一站站玩進去,每個不錯的點停留幾天;這下卻變成在中甸縣城耗個三四天,休養生息一會兒,之後才搭去年新開通的香格里拉至拉薩直達客車也就算數了。

超‧級‧偷‧懶!!!

但不同的玩法果然還是有不同的樂趣。在中甸閒晃的三天裡,逛了當地的傳統市場、學校、遊樂場,湊巧認識了來參加活動的山東攝影協會會長和迪慶博物館長,跟四方街上的當地民眾夜裡手牽手跳舞,和青稞客棧裡的老外一同逛街,發現了幾間藏身於巷弄間非常別緻的小酒吧……。完全隨興的旅遊,便是如此了,這也正是一人獨行的樂趣所在囉。... Read more.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Thursday, April 24, 2008

搬文章

2 【意見發表按此】

一直想把這篇文章從Pixnet搬過來,偏偏格式沒法直接COPY,一定得重新調整,也就是得重新看一次的意思。

就是沒那種膽量呢!

前陣子阿孝在楊梅交流道邊撿到一隻阿拉斯加雪橇犬,長的跟哈士奇很像的那種。阿孝問我要不要養。也快一年半了,又動了想再養隻狗的念頭,跟媽媽去了中壢。小哈很漂亮,個性感覺跟KITTY也有點像,很安靜,蠻有個性有點拗,對客人很好但不會看家。不過,爸媽還是認為太大了,養在公寓實在不適合,最後只能作罷。

希望小哈在阿孝這個好主人的照顧下過的快樂,也希望KITTY在另一個世界快樂。

----------------------------

我的KITTY狗

2 January, 2007 22:47


整整一個月了。

上個月的此時,拖著疲累身軀從西雅圖回家的我,一進門就看到側躺在地上癱軟無力的KITTY,整顆心瞬間揪在一起,心好痛,好痛。我在飛機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半睡半醒間,也似是見著了KITTY在等我的畫面。媽媽說,她前一天吠了整個下午。是很痛嗎?是在叫我回來嗎?是知道自己快撐不住了嗎?到了晚上,她不叫了,吐了很多血,也不知道是嘴巴上那顆腫瘤流的血,還是肺部被另個腫瘤壓迫到。後陽台的垃圾袋裡,有兩條浸透了她血液的布,我不敢看。

我抱起她,帶她去浴室擦澡。我知道,今天會是最後一次幫她洗澡,會是最後一次讓她趴在我身上。怕她太冷,又只能側躺著,只能把身上的血污擦乾淨,也還帶點洗髮精的香味,用平常不會用的小小溫風慢慢吹乾。KITTY又變得白白美美了!可是她好瘦,變得好瘦!還有,下巴上那顆擠掉她三顆小門牙的令人憎恨的腫瘤。癌細胞大概知道我回來了,現在也乖乖的沒流血,和些莫名奇妙的體液,上面扎扎實實地蓋了一層凌晨才乾掉的血痂。

我坐下,小心翼翼地讓她躺在我的雙腿上,這次比較不一樣,我的右手得撐住她的頭,因為脖子也沒什麼力氣了。望著她,聽見有點混濁的呼吸聲,我的手不禁開始有點顫抖,腦子停頓了,眼淚,也終於不聽使喚了。沒有大哭,只是一滴一滴地流著淚,像她一滴一滴逝去的生命。但是,全家人都知道,她一直是很頑強地生存著,很努力地陪了我們將近十八年的日子。就算這殘忍的惡性腫瘤,也是跟它奮戰了半年多,甚至中途一度大家都以為又戰勝病魔一次。想不到那該死的,竟然偷雞摸狗地轉移到身體各處去,然後一齊冒出來,一陣措手不及之下,已是只能聽天由命了。她知道,她要陪著我們,她已經習慣有我們的生活,所以遲遲不肯放棄,就算已經看不見聽不到站不穩,就算輕微的小碰撞都會大出血,就算最香的排骨肉擺在嘴前都有點兒難以吞嚥。全家心裡明白,幫她最後一次的日子到了。

撐不住整夜沒睡的身體,我好像昏睡了一兩個小時,很後悔。但又寧願睡著,不敢面對下午到醫院的時間。媽媽買了一束紅玫瑰,編成了玫瑰花圈,戴上去還真是挺美的!我怎麼以前都沒捨得幫她好好打扮打扮呢?再次抱起她,等著,最後的一個小時。滂沱大雨中,大愛計程車到了,我抱著KITTY,還有媽媽妹妹一同上了車,爸用走的。

到了醫院。

沒一會兒,那四隻會要了命的針管已經擺在旁邊,最後一隻,特粗。那位看起來年紀沒比我大幾歲的醫生對我說,弟弟,心裡準備好了嗎?那時,我看起來大概真的像剛養KITTY時候年紀的小學生吧,完全的無助不知所措。也忘了到底有沒有點頭,總之,那針似乎是下去了。眼淚潰堤,卻又不敢叫她的名字,只摸著她。突然間,她自己抬起頭來!往我的方向望過來,我幾乎崩潰的情緒不斷撫摸著,直到她的頭又躺回我的手上。

她上了天堂。

後來媽媽說,她沒看到KITTY有抬起頭來。我不知道是媽媽也哭花了眼沒看到,還是我手上的感覺被放大,總之,我確信那一幕,那一幕用最後一刻抬起頭來的模樣。

整整一個月。

客廳那空了的一角,總是讓我不敢多看一眼。小時的玩伴,長大後的狗女兒,MSN抱著小狗的暱稱,右下角的照片,7-11的i-CASH卡,房間角落的白色毛,電腦裡相框中的KITTY相片,我還是思念。

昨天,跟媽媽逛內湖的LEECO outlet,三樓竟然有間女裝店擺了兩箱各式各樣的可愛狗衣服在門口,也不知怎了,兩人很興奮地挑來揀去。十來分鐘後才說,幹麻挑這玩意兒?牽了手,默默地逛別的去,沒能多說什麼,沒敢多說什麼。眼眶濕濕的。... Read more.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新課

0 【意見發表按此】

加入健身房那麼久,上過的課程一直也只有combat, pump, 和飛輪三種而已,其他的課完全沒去上過。
今天托小中的福,竟然到了從來沒進去過的台大新體育館(之前有一次機會是體育館啟用典禮兼我的畢業典禮,不過忙著照相也沒進去:P)上了一堂瑜珈和一堂highlow。瑜珈看起來慢慢的,可是練起來竟然是出乎意料的有感覺,以後可以多上上。至於highlow,大概只跟上了不到三分之二,不過轉來轉去也挺有意思,如果不是特別想發洩打拳上combat,也可以換換口味。

都是全新的體驗,超讚!
感恩啦~~~ ^o^... Read more.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